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幽默  »  
有玩过天下贰吗 来看看菜鸟语录吧

这是一个游戏菜鸟的语录里面包含了她的快乐、无奈与其他的各种情感。就好像所有刚玩游戏的菜鸟一样我们在无知中探索在探索中快

初看时笑得满地打滚可是再看时细细品味我们其实都一样都是一只小小的菜鸟只要我们抱有那一份快乐其实菜鸟挺好

近距离围观录

PS:其实全名是近距离围观菜鸟录,更确切的说:是菜鸟近距离围观菜鸟录。

1

和X君闲聊的时候说起网游,我感慨:

最近一次接触网游是哈哈,哈哈的新手村有一块牌子,上书“注意悬崖,小心坠落!”。我想走近一点看看牌子写的啥,等

我终于看清楚的时候,人也落下去了,还被下面的小怪虐死了,从此与网游无缘。。。

于是X君异常高兴兴奋的邀我一起玩天下2。。。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X君不仅仅是想找个同伴,而是想找一个比她还废材的同伴。。。

2

下载安装的过程异常曲折,就连下载好了,登陆的时候也总是断线。

我找X君哭诉:看来天意不让我玩这个游戏啊。。X君淡定的安慰我:天,真的是不可逆么?

我无语凝噎:台词不是这么用的啊。。。

3

鉴于哈哈的名字没取好导致出师未捷身先死,我想取一个吉祥点的名字。

可是“劫数”这个名字被人抢注了。

当我在游戏里若干次掉线爬起来后,X君就会心有戚戚的问我:

你是不是特别遗憾没有注册到“劫数”这个名字?

4

游戏里有人夸我:你的名字取得太好了,太让我感动了!我当然没叫“劫数”,我叫“般若波罗蜜”

从此,这个被我的名字感动的奕剑一直叫我“菠萝”。。。。。。

5

天下2的界面其实和月影传说的界面有点像,冰心的新手默认快捷技能,1是妙手,2是错骨,3是九星海棠。。

第一次接打怪的任务是打蜜蜂,快奄奄一息的时候我想用技能,于是我按了快捷键1.

然后我就看到人物头上冒了一个泡,说到:哥哥姐姐们,带带我啊~

6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天下2的数字键盘和小键盘其实是不通用的,我以为这是网易深谋远虑用心良苦的设置——

通过在战斗中向玩家求助的技能而一起打败敌人,以表达团结就是力量的高深哲理。

不过新手村显然没有什么哥哥姐姐理我,于是我在10级之前,都是靠和怪对砍,比谁的血掉得快来撑过这些任务的。

作为一个冰心,我容易么?

7

我当然是有师父的,师父就是责无旁贷的X君。那个时候她33级。

作为一个十多级的新手,看她把那些虐得我半死的小怪一针横扫马下的英姿,还是很佩服的。。。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念叨:你快点升级吧快点升级吧,升级了就可以陪我去打怪了,那边的怪我打不过啊打不过。。

我顿时觉得我的前途一片黑暗。。。。

8

我20多级的时候,X君依然还在30多级。

她最近总在盐泉村跑来跑去,据说是为了做杀夜叉王的任务。

我好奇:很难么?

X君惆怅的答:异常凶悍啊。。

有一天路过盐泉村,看到这个任务,接了一看,竟然是19级的任务。

于是我想体会一下到底有多凶悍。就只身匹马杀了过去。靠着加血和普攻我竟然把它磨死了。

第二天我平静的告诉X君这个结果,然后她泪奔了。。。我承认我是故意的。

虽然我是徒弟,可是也有恨铁不成钢的情结的呀!

9

奕剑问:这是新服么?怎么都是小号?

X君严肃答道:据我所知,这个服从去年五月就开了。我凝视X君那和我差不多的30+的等级,咳咳,这真是一个泄露年龄的好问题。。。

10

奕剑对我俩对于这个游戏的一无所知表示震惊。他义愤的问:谁带你们玩的?他们都不带带你们么?我无辜的指着X君:她带我玩的,她一直都在带我啊~X君无辜的望天。

11

奕剑对我的遭遇深表同情,鉴于他自己也是小号,于是找他的师父带我做演武。

其间他循循善诱的问:你现在对这个游戏是不是有更进一步的了解了?

我严肃的回答:是啊,我深刻的感受到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普遍真理。

如果他接着采访:这个感悟真理的时刻,你想到谁了?我会告诉他:我想起我的师父X君了。。

如果他继续问:除此之外,你还体悟到什么俗语么?我会泪流满面的告诉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12

不过他没有这么问,他问的是:

我的师父的分析能力是不是很强?

我严肃的回答:是啊,逻辑严谨,甚有高手风范!他继续问:我的师父实力也很强吧?

我严肃的回答:是啊,剑气如风,挥斥方遒,纵横江湖不外如是。

然后那个沉默的,理智的,气质的高手发话了:停止吧!我要吐了!!

13

X君当然自有她的指导方针和策略。

她给我下了死命令:

生活技能不到12级不准去巴蜀!

生活技能不到36级不准去中原!

我流泪哀求以博法外开恩,X君苦口婆心的劝导: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

这个时候我想到的是曾经我的外婆也总是念叨我:千金在手,不如一技傍身!

当然,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14

虽然和X君决定了发展方向,她主攻毒,我主攻医。但是两个冰心,两个废材的冰心组成的团队还是太没效率了。

于是我认为很有必要拖一个不会嫌我废材的人下水。

15

和同学去吃斋,应景的谈起了佛理。

我说:什么叫空呢?空不是没有,而是不实。比如网游,就很虚幻。

同学抚掌微笑点头。

我说:什么叫悟呢?悟不是厌恶,而是感悟。比如你看沉迷网游的人,你能理解他的沉迷,但是也同情他的不悟。

同学抚掌微笑点头。

吃完饭,同学问:现在呢?做什么?

我提议:我们去玩游戏吧?

同学扼腕叹息,然后高兴的回答:好啊!

16

在网吧我偷偷的看同学的机子,我高兴的看她注册了一个云麓号,我高兴的看她取了一个名字叫“皓月当空迷”

呃,不得不说,这个名字真是囧得不动声色。

17

“音乐很好听,画面很精致,就是任务有点无聊。”皓月如此评价天下2

“你还没见到更无聊的呢!”我默默地想。。。

18

皓月说:唉,我觉得这个游戏我可能玩不到20级,跑来跑去的太无聊了。

皓月说:她自动寻路好慢啊,不能跑快一点么?皓月说:我不拜你为师了,有个60+级的要当我的师父!

皓月激动的打电话给我说:啊!我太喜欢这个游戏了!他里面有个任务是跳哈哈!!

19

当年皓月在哈哈团的某一服叱咤风云的时候我没亲眼得见,我只记得她有一次用哈哈和人PK的时候被人指责用哈哈。

于是她从十多级升到二十多级的经验值中,除了少部分是她师父带她下副本所得,其余的都是跳哈哈任务得的经验值。。。

20

偶尔和皓月去网吧玩游戏,我俩打开天下之后她直奔九黎跳哈哈,我直奔中原砍蜜蜂。

由于砍蜜蜂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就会一边看她跳一边进行采访:

请问,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做这个任务呢?

“因为这个任务经验值高,又有成就感。”

请问,你为什么不直接玩哈哈团呢?

“因为好久没有玩生疏了,只有在天下2,我才能感受到我还是一个高手啊。。。”

21

我密X君,你那儿有法杖么?

X君说:没有啊,怎么了?

我说:其实也没什么,皓月装备了一根针,于是她的法术用不了了。

X君愤怒了:她一个云麓戴什么针啊!!

22

X君继续问:她的法杖呢?

我答:拿去喂马了。。

X君:…………

我没有告诉她的是,除了针,皓月还留下了刀啊、剑啊之类的装备,独独把法杖拿去喂马了。

23

其实我们真的不应该嘲笑皓月的。

我30+级的时候在松木林和一个同级的奕剑组队做任务,过了一会他问我:

你有剑么?什么剑都可以,我没有剑就不能用技能。。。我翻了翻包裹,如实回答:没有

然后忍不住好奇的追问:你的剑呢?

“喂马了……”

24

有一天开皓月的号,我惊悚的发现她的传送竟然都没有开?

对于我无法置信的疑问,皓月表现得相当淡定——我不知道这个怎么开,我以为点一下石头然后再点自动寻路就可以传送过去了,不过每次都是跑着过去。。。

叹息,菜鸟果然是比较出来的啊!

25

皓月找她的师父带她做师徒任务,约好在九黎见。那个沉默冷酷的高手看见她在地图上从幽谷深处一格一格的移动过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了:

你怎么跑过来?你这边的传送没有开么?

良久,皓月回答:不好意思师父,我不知道这边有传送,我是飞过来的。

高手是不该说话的,于是那个沉默冷酷的高手继续沉默了。

26

跟着大号们刷副本,看他们指哪打哪的气概着实让人羡慕。

刷完之后,我诚心道谢告辞。

一个60后随口问了一句:你要去哪儿?

我随口回答:带小号做任务。。。

然后瞬间冷场,半响,一个70后喃喃自语:可是你自己就很小啊。。

其实我想说:不要看我菜,还有人比我更菜啊~~

27

X君到白水台做跳跃任务,失败掉下去她就在白水台绕一圈挖点矿再回来跳。。

其结果是——

她的生活技能从1级到了20级,也。。。还是没有跳过去。

28

我跟着X君到白水台做跳跃任务,过了一会她问:怎么不跳了?

我有气无力的回答:白水台的瀑布太难爬了

X君大惊:你是从瀑布爬上去的?下面不是有个传送点么?

我:囧

29

X君自从在白水台跳水未遂后,就迷上了采矿这个职业。她除了自己连做补天任务都是用走的,只为了采集路上的矿外,还每天对我施压要求我提高生活技能自给自足。

可是对于一个没有方向感又不注意观察的人来说,采集草料实在是一个过于艰巨的任务了。

不过很快我就在九黎南门发现了一株火麻,每当X君逼我提高生活技能的时候我就守在南门口,等它长出来再摘,摘了

再等。

我不知道这个算守株待兔还是拔苗助长。

不过靠着这一颗草,我的采集技能升到了10级……

30

皓月算我的半个徒弟,也就算X君的半个徒孙。当皓月二十七八级的时候,X君语重心长的嘱咐我:皓月也快30级了吧,你该和她合计合计看她要学个什么手艺了,我学的首饰你学的软甲,她学个硬甲或者武器就差不

多了……

看着她深谋远虑的样子,我的心情十分的复杂……这真的是MMORPG而不是养成类游戏么?

31

X君陪我去打蜀州的盗神,NPC给了我两块棉花据说可以消不良状态。

异常艰辛的打完之后,我惊呼:啊,我忘记用这个棉花了。

X君有气无力的说:忘了就忘了吧,反正也打过了。。过了一会,她大怒:喂!!你现在用有什么用啊!!同队的奕剑沉默了。。。

32

奕剑发邮件找我帮着做任务,我很高兴的想:冰心还是很有用的嘛。。。

此君把我带到野地,小心翼翼的指着前面问:看到了么?就是那个!

我作了然状,先帮两人加好本脉,然后意气风发的说:好了,上吧

他沉着的说:恩,凭我们两个是打不过的,你去把他们引开吧。。。

于是我就泪奔了。。。

于是怪就跟着我奔了。。。

33

X君接了个炸碉堡的任务,但周围都是红名的怪。她沉着的说:好友,看你的了!

我认命的跑过去引怪。

过了一会,她高兴的说:好了!

然后系统显示:般若波罗蜜死了

其实我想说:我就是那董存瑞啊!!

34

X君是一个严谨的人,对于没有目的的事情总是很难理解。

有一天她看到有人在三岔口跳来跳去,围观了半天,对我感慨:

网游里的人真是太神奇了……

过了几天,她和我去做祈福补天,做完之后在紫荆谷,她开始骑着马跳过来跳过去。

看着她风卷残云马长嘶的丰姿,我只想到一句话——不在网游中变态,就在网游中变态。

35

快到30级的时候我才开始设置快捷键和键盘,第一个要设置的,就是把小键盘的快捷短语给换了。

我对着X君按1,屏幕显示:不可逼吾啊~~

我对着X君按2,屏幕显示: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我对着X君按3,屏幕显示:剑是什么?

X君说:我倒很想知道你脑子是什么……

36

在望川镇的外面对着小怪玩快捷短语,逗一个红名的怪来追我

一边跑一边喊:

不可逼吾啊~~

你始终不能明白静心的含义么?

…………

在我还没把快捷短语全部按过一轮的时候,小怪在一阵激光中奇迹的消失了。

我停下来疑惑张望,一个70的大号发出了组队申请。这位奕剑在队伍频道喃喃自语:看不下去了……我从来不带小号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唉,你跟着我走吧。

37

马蹄岭那里的蜜蜂异常好打,而且身上还带有藏金阁任务所需的中原奇石。我和X君就总是窝在这里打蜜蜂。

有一天X君无意提议:要是在这里打蜜蜂打到升级不知道要打多久……

我英勇的附议了。。。

那一瞬间我俩同时想到了——十里坡剑神。

38

计算一下,按照目前我们的等级情况和蜜蜂的经验值情况,X君升到下一级要打一万三千多只蜜蜂,而我至少要打三万只。

这个过于飘渺的数字有点让人心灰意冷,于是我们把初步目标订在了一万只。

刷了一下午刷到200只蜜蜂后,我们悲哀的发现包裹里装那个中原铁石的上限其实只有200.

39

我在地区频道吆喝:杀蜜蜂刷经验值的进组

有人同样在马蹄岭刷藏金阁任务,我围着他转,一边转一边刷:杀蜜蜂刷经验值的进组

X君胆战心惊的说:我真担心别人看不下去了开红杀你啊……

40

我把称谓改成了“挑战十里坡剑神”,然后我发现找我切磋的人蓦然多了起来。

41

一个和我同级的太虚找我切磋,我几回合就输了。他躲在角落画圈圈,哀怨的说:你没认真玩!你敷衍我!作为一个输家,我还得安慰他:我没有敷衍你,我本来水平就差……

他依旧哀怨的说:骗人!你就是没有认真玩!

我狂汗:我骗你做什么啊,我是新手……

他愤怒了:你都快50级了还新手!!

42

我不得不实话实说:我的经验值都是混的。。

他说:那好吧,你陪我去杀人

我囧了,问他:杀谁?

他说:不知道,杀路人吧

我拒绝了他这个疯狂的提议:如我的名字,我是佛教徒,守五戒不杀生。

他又愤怒了:你都快50级了杀了多少怪了!!

43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名字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鲜红的血字。

看看X君,她的名字前面也出现了一个鲜红的血字。我以为这是冰心独有的标志,表示这是一个可以加血的职业。

X君说:这个啊,势力标志吧,刚才不是有个叫铁血啥的势力邀请你加入势力了么?

44

势力战的时候,我不明所以的继续到处乱跑,于是不明所以的被杀了

我不明所以的复活,又不明所以的被杀

我想了一个瞒天过海的主意,把称谓改成”尸体“,然后在别人冲过来的时候使用装死的表情

敌对势力的高手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我半天,一刀又把我解决了……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真尸体和假尸体,区别还是挺大的。

45

不过X君热爱上了装死这个表情,她总会在花前月下突然的大叫一声倒在我的面前。

这里的花前通常是指——杀蜜蜂的时候

这里的月下通常是指——下副本的时候。

第一次下副本的时候她装死,我大吃一惊,准备复活却发现她血是满的。

我克制了很久才克制住我开红杀人的冲动……

46

组队做三鲜任务,领队的大号估计觉得有点吃力,开始刷屏——

“3X进组,有小号了~~”

半响之后,X君囧囧有神的问:“可是你在队伍频道刷也没什么用吧?”

47

我是遇见奕剑之后才知道有恩义天下之类的刷经验值活动的,作为一个新手,我很坦然。

不过某个号称至少注册了一年的老号据说也是现在才知道。

这个且不说他。

大家组队对着柱子跳舞的时候。

奕剑痛心疾首的说:很傻吧?我也觉得很傻!

奕剑义愤填膺的说:中国人也就只能玩这些弱智游戏了!3:30的时候,奕剑在队伍里高兴的喊:到时间了,去跳舞啊!!

我:…………

X君:…………

48

天下2的仇恨系统是个乾坤莫测的事物,X君还是我师父的时候,怪每每追着她打

我以为这是等级问题。。。

当我等级比她高了,我在前面围殴小怪,怪却直接穿过我向她冲去。。

我以为这是装备问题。。。

可是她和一个等级比她高,装备比她好的奕剑打怪,她还没动手怪就穿过动手的奕剑扑向她的时候。。

我就实在不知这是什么问题了。。。

49

由于常和X君组队,以至于我对仇恨值的正常范围没有概念。

和别人下副本的时候,丢逆转丢得极其顺手

其结果就是BOSS丢下高我20多级的冰心冲过来秒我。。。。。。。

好在我是小号,OT也无关紧要。。。

50

X君对自己引发仇恨的天赋异常无奈,在一次和我详细的对比了各自的属性点之后,她发现她穿上装备的属性比我要高。

于是她要求我给她做一套低级装备。。

当她顶着一套我做的垃圾装备和我去刷21副本的时候,我在前面乱跑,引了一群蜘蛛追着我杀。

她指挥:引到这边来我开群毒。

当我从她身边跑过的时候,我发现我不掉血了。。。回头一看,那群蜘蛛围攻她去了。

这个时候我49级,她46级。

51

和一个60+的魑魅、60+的荒火以及一个51的冰心组队去刷42副本。

打到最后BOSS的时候,那个BOSS临死前的最后一击。

不是向着围殴他的魑魅和荒火,

不是向着近距离加小血顺便做小输出的我,

也不是向着中等距离加大血的冰心,

而是直接秒杀隔得最远的X君。。。

“你到底做什么了?”这是所有人的疑惑

据说她并没有用逆转。

52

如果说X君有天生吸引怪来砍她的能力,那么我似乎有天生吸引玩家来砍我的能力。

经常走在路上莫名其妙的大号秒杀就算了。

当我40+级的时候,有个30级的号开红杀我。那时我在换装备,换了一分钟左右血掉了一半。然后我看到一个小号很卖力的一两百一两百的攻击我。冰心是不该攻击的,于是我默默的加满血默默的走了……

53

X君坚持要和我PK,但是不准用技能也不准躲。于是就看到两个冰心你一刀我一刀的对砍。

“我们去安全区PK吧,免得有人看不下去了直接结果我们”X君如是提议。

54

当X君发现就算是冰心那样悲催的攻击力,要砍死另一个冰心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的时候,她又提议了:

我们加了固本再打吧……

打了一会她停下来了。

我发现我的血从92%到96%了。她说。

55

一个大号带皓月去刷副本。

作为一个小号,刷副本的时候躲在别人身后这是当然。作为一个小号,微小的输出还不如不输出这是当然。作为一个小号,看到BOSS忍不住惊呼这是当然。可是作为一个小号,躲在安全的地方,又不输出又不治疗又不控制,有必要每隔一分钟踩一次云清仇恨么?

56

皓月说:不要追我,我好怕啊。

X君说:经常死,所以不怕死。

我说:装备差,所以不怕死。

结论:怕死的人都是相同的,而不怕的人各有各的不怕。

57

40+级的时候在八卦田看到一个50多级的,评价为死的怪。

我感慨:好想打打试试啊。

X君沉吟:恩,一个人打的话,危有点危险,两个人打的话,死应该没有问题吧。

于是我们就上了。

然后还没反应过来就黑白了。

我默默的看着1万多的攻击力和5000+的血上限,唯一领悟到的是:原来死也分很多种啊……

58

X君站在马蹄岭感慨:昨天路过盐泉村的时候,夜叉王的评价还是伤,今天再路过盐泉村,夜叉王的评价就变成了易。真是世事如棋,乾坤莫测啊……

59

我屡次提及要去刷玉狐宫的副本,X君表示不解:为什么你心心念念要刷玉狐啊

我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一片冰心在玉狐啊。。。X君做失意体前屈状:我错了我不该对你有期待的……

60

据说天下2有压经验值这么一说,比如20级左右的时候压等级刷副本,比如40级左右的时候压等级做密探。

不过我从来都是第一时间升级。

一方面是因为我忍不住很想点,更重要的是我升级的经验值主要来源是:藏金阁任务、如意姑姑的密保问答以及势力战的时候躺在地上混经验。

这些经验值都是等级高就越高的,压等级对我来说太不划算了。

61

天下2最人性化的设计就是任务自动寻路,不过也有不靠谱的时候。

它似乎是按可走的最短路程来确定路线的,所以撞树、被木桩卡住、跳河、冲到红名怪的中心被围殴致死都是常事。

62

我跟着奕剑在中原做任务,他在前面点自动寻路,我在后面点跟随玩家。

其结果就是我们双双在河中心找不到出路。

中原的河不同于巴蜀的河,水流急,河岸陡,一眼望去,找不到上岸的路途。

奕剑不知道怎么爬上岸了,我没有那么好的轻功,于是继续顺水寻找浅滩。

十分钟后,我终于爬了上来,奕剑同情的问:站在陆地上的感觉不错吧?

63

我向X君哭诉我的悲惨遭遇。

她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在望川总掉河里了吧?

64

作为一个冰心,一个腿短的冰心,一个废材且腿短的冰心,一个废材腿短还把混经验值作为首要目标的冰心。

最重要的其实不是你的岐黄技练得有多么高,而是你得有一匹快马,否则组队做任务的时候等别人打完你才刚刚跑到。

鉴于我那头饱一顿饿一餐的灵兽太过青涩,新手送的那头云马过期之后,我就琢磨着得另买一匹快马。

以前的云马跑得很快,就是总是被篱笆卡住,我详细比较了道具商城的各种交通工具之后,选了一只造型最流线、体积最窈窕的笔。

这只笔确实不被篱笆卡住了,它撞树。

65

云马被篱笆卡住的时候,它还会挣扎一下,调整角度试图脱离,虽然一般是徒劳无功。

但是这只笔一旦撞树就会停下来,而且还调转180°的方向。

以至于好几次我往前跑啊跑,然后撞树停下,我调整了一下角度,继续往前跑,然后回到了出发地。

66

这只笔是悬在半空中运行,于是我总觉得它是在飞。所以看到河的时候我理所当然的认为它可以从河上飞过去。

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又掉到了河里。

悲哀的只是,这是中原的河。

于是我又在水里泡了10分钟。

67

X君说:你压一下你的等级把技能升上来吧,混的经验值毕竟不保险啊……

X君又说:你快点升级吧,我做的首饰你的等级不够了……

不得不说,有一个过于负责的师父也是一件让人无所适从的事。

68

我比X君的等级高了的时候,拉着她比属性值。然后我悲哀的发现,低了我三个等级的她,属性值的总和居然还比我高200多点。

莫非连系统也知道我的经验值是混的?

69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之所以她的属性值比我高,是因为我们比之前我顺手给她加了个润脉。

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这个技能到底有什么用。

70

在九黎技能区纺织,发现那个加工的按钮如何点都没反应。

停下来看到旁边有个70+的奕剑也在纺织,等了一下,忍不住问他:请问是不是你在用纺车我就不能用呢?

他看了我一下说:不是,你站近一点就可以了。我跳到纺织车上告诉他:还是不行。

他想了想问:那是不是你没有材料了?没有材料是纺织不出来的。

我看了看包裹:有的,需要的材料都是白色的。他说:呃,你是不是没有学习过纺织?你得学习过才能做东西。

我说:我学了的,都有几级了。

他沉吟一下:你只能做你这个等级能做的东西,高级的东西还不能做。

我无辜的回答:我做的是最低级的麻线。

他也疑惑了:火麻枝叶你有么?

我说:是啊

他接着问:河水呢?

我说:也有啊

他再想了一下问:哪你的包裹是不是满了?

我看了一下包裹,兴奋的告诉他:唉,果然满了,你真是太聪明了!

他只说了一个“你”字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71

我向X君汇报这个发现,她深沉的告诉我:我也有过这种情况,一直以为是系统卡了……

然后呢?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回去跑一圈再回来做,通常我去跑一圈的时候都会卖点东西,所以这个问题就得到了解决。因此我一直以为是跑圈解决的问题。

我暗自庆幸,幸好我遇到问题没第一时间问她,否则不知道我要跑多少圈呢。

72

清明节的时候在马蹄岭打蜜蜂遇见一个冰心MM,闲聊的时候顺便问起她有没有做清明任务。

然后她疑惑了:清明任务?哪是什么?大家躺在地上装尸体么?

然后我震惊了:真是鬼神辟易的想象力啊。

不得不说,网易的恶搞功力就是过于现实而缺乏一丝如斯飘逸的气质。

73

我一直以为我视生死如浮云,直到遇到一个魍魉。我要求PK,他同意了。

然后一上来就是一个解体。

于是我败了,于是他死了。

此情此景,不得不让人想起一首诗:

昔时人已殁,今日水犹寒……

74

我抱怨网游的包裹太小,总是捡不到东西,魍魉说:把不要的都扔了。

我恋恋不舍的说:用之无用,弃之可惜啊。

魍魉说:那么上交势力吧!

原来势力还有这么个妙用,于是我把包裹里的垃圾物品全部塞到了势力仓库。

然后我被势力放逐了。

75

我琢磨着自己建一个势力当回收站。

X君说:去吧。

天下精灵说,势力要10个人响应,我说,看来我要去练小号。

X君说:去吧。

我和X君商量,势力就叫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简称NPC。

X君说:先说好,你要叫NPC我是不会加入的,太丢脸了。

76

X君当然是有名字的,她叫夏希。

不过我坚持认为X君这个称呼很萌。

77

队伍消息提示:夏希死了

我问:要不要帮忙?

她说:我在挖矿被红名怪杀了,你来做什么?

魍魉密我:唉,又死了啊……

我问:要不要帮忙?

他说:我在砍树被红名怪杀了,你来做什么?

为什么他们连玩个游戏都这么不思进取?

78

X君做了一套月白给我挂上,然后陪我去刷52副本。我们惊异的发现52副本小怪的掉落都异常丰富。过了几日,X君告诉我:我知道为什么52副本掉落那么多了!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恩,因为掉的都是垃圾吧?X君愤怒了:是因为月白有寻宝功能啊!

79

X君为了激励我,特地告诉我:有人给她做了一件衣服。我想既然她特地向我提起,总有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局,于是问:比我做得差?

X君又不淡定了:怎么可能!你就会做1级的衣服,是个人都不可能比你做得差好吧?

80

我练了一个天机的号,X君质疑:为什么是天机呢?我说因为天机有阵法啊。

X君不解:阵法是干嘛的啊?

好像是加防之类的吧?

X君沉默了一下:你是打算拿MT当辅助用?

我说,不,当装备用。

81

我的理想是这样的——

能够三开,一个冰心,一个天机,一个奕剑。

天机开阵法跟随,奕剑开上善跟随,然后冰心主攻。“这太BT了!”X君如此评价我的理想。

82

和魍魉PK总是惨败,于是我把称谓改成了“鬼出神入隐踪迹”

既然不能打败他们,那就cos他们吧。

83

奕剑找我帮忙做任务,打死怪之后他回过头来打算和我说话。

然后他看到了我COS魍魉的称谓。

沉默了一下,他话也不说了,狂笑飞奔而去。

留我一个人站在荒郊好不惆怅。

84

由于每次PK我总是欣然应战或者是欣然挑战,X君坚持认为我热爱PK。

终于有一天我逮着机会神秘的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PK么?

她疑惑:恩?为什么?

因为纯医PK输了不丢脸啊……我回答得理所当然。于是作为一个毒医,她泪流满面。

85

X君做过师门任务后把称谓改成“原来BX和YJ有JQ啊”

下副本的时候,一个奕剑不解,问她:JQ是什么?X君淡定的说:这……怎么好意思说呢,不过既然你一定要问……好吧,就是奸情的意思。

奕剑:……

看她调戏人都调戏得如此不动声色,我觉得她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又高大起来了。

86

我们开了个队,又开了个团刷副本。

X君看我们在队伍频道讨论刷副本讨论得甚热烈,好奇入团。

马上,她愤而退团了。

“就这么个副本你们至于么!”她说。

我们刷的是闲逸居。

她没进来之前,阵容是2个50+的号和一个40+的号。

87

我55级的时候,拖52级的X君去刷52副本。战况之惨烈,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

一个翎羽好奇密我:如何?死了么?

我无比惆怅的告诉他:还没遇到金元术,我的灵就死得只剩下1%了。

88

我们是这样打的——

由我用九星把小怪拖下来,躲到进门的屋子里两人一起上。

“我们要一直这样打下去么?”X君问得无比哀怨。

89

后来另一个55的冰心也过来帮忙,但是到金元术的时候还是过不去了——

先是蓝没了,然后血也没了。

我提议:明天找人来帮忙吧。

X君说:恩

我提议:找60+的魍魉?

X君否决了:不行,换人!他的等级太高了!

90

提起选择职业的原因。

魍魉说,我是看它有隐遁就选了。

其实那时我真想说:你真的不是因为有解体才选的么?

91

我坚持认为魍魉对解体情有独钟是有原因的。

组队做演武的时候,魍魉发现夜不悔也是魍魉之后异常高兴,对我们说:这是本家前辈啊!

我说:哦

第二次再到夜不悔,魍魉问:你们看到他的解体了么?我说:恩?没注意啊。

第三次再到夜不悔,魍魉指名问:你看到他的解体了么?我老实回答:没有看清楚唉。

魍魉不满意了,停下来问:要不要我给你表演一次?

92

我赶忙打消了他这个冲动的想法。

其实并不是我怕输。

主要是每次魍魉解体之后我都得认命拉他起来。叫九星才领悟一级的我去拉60多级的玩家,太浪费我的人品了。、

93

在还不会用技能时,常常有掉血的速度拼不过怪的时候。作为一个谋求进步的玩家,我在网上搜索天下2打怪技巧。

学到一个很风骚的词——走位。

94

百度知道如此解释:走位,就是转圈打怪。

于是我再回游戏,打一下怪就转一小个角度。

然后我发现走位实在是太难了——

我总是面向错误,而怪根本就不会跟着我转。

95

不过百度知道又说了,刚开始学转圈打怪的时候会打得很慢,熟练了之后就会发现掉血少了。

所以我当然认为所有的不适都是因为我刚刚学习的原因。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打怪的时候都在殚思竭虑的训练怪绕着我转。

然后,我死得更快了。

96

直到我看见真正的走位。

我才知道,所谓的转圈打怪,其实是绕圈打怪。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对我来说是圆心和圆周的区别啊!语言是误解的根源,前人诚不我欺也。

97

和X君两人下副本,X君问:你怎么不绕着圈打了?我漫不经心的回答:他们又不打我,我没必要躲嘛。X君泪流满面。

98

X君的血比我少,法防比我低,仇恨比我高。

不过下副本的时候,我总死在她的前面。

当着她,我义薄云天的说:要杀你,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吧!

其实我内心想的是:MT是不能死的啊,尤其还是会加血的MT,尤其这个会加血的MT还兼职输出。

99

恩,这么想的话其实X君还是挺厉害的。

100

和X君下副本,过了一会她说:好友,看统计。统计里赫然显示:夏希:伤害170000,治疗8000,般若波罗蜜:伤害8000,治疗170000.

你还是做回医生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X君诚挚的建议。

为何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总是如此之大……

101

两个魍魉在太虚观外面切磋,一边在谈论职业的生克问题。

魍魉的克星是翎羽啊,因为翎羽能看见隐遁。魍魉说。翎羽的话,遇见奕剑比较棘手吧?魍魉说。

……

那么冰心是什么的克星呢?我满怀期待的问。

呃,怪吧?魍魉的语气并不是很确定。

102

皓月对我说:我今天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羊皮纸……我莫名其妙:你买这个做什么?

她惆怅的说,买了以后我才发现这个原来不能读……我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羊皮秘笈和羊皮纸,似乎差别还是挺大的啊。

103

每次去打副本,或者挖宝,X君都会慈悲的把什么日钻月钻的分给我。

我拒绝,告诉她:这个东西不知道怎么用。

恩,其实我也不知道。她说。

104

不过至少我们还知道这应该也许可能是好东西。皓月说:我发现他们卖那个什么钻都卖得好贵,我每次都是几个铜板就卖了!

105

一个大号向我们普及镶钻的妙处。

他说:每镶一颗钻,全部属性提升一点。

我感叹:才一点啊。

他说:你不能理解,一颗钻是一点,13颗钻就是13点,全部属性加13点,那就是BOSS了。

我仍然不解:我的润脉也是全部属性加啊,而且加八十多,为什么我没有变成终极BOSS?

他转而向其他两个小号发问:你们明白了么?

一个冰心MM说:呃,难怪大家都砸钻啊。

我说:呃,我突然发现冰心的润脉好值钱啊。

然后他就不理我了。

106

我总是掉线,哪怕网速甚佳的时候。

刚组好队,然后掉线,然后再组队。即使是熟人,也是一件尴尬的事。

所以每次艰难的爬上线我总要解释一下:咳,又掉了。某日,我掉线又爬起来,X君同情的问:又掉了?我无奈回答:这次是死机。

X君:囧

107

不到五分钟,我再次下线。

爬上来的时候X君问:这次是什么?

我无奈回答:不好意思,不小心隐遁了。

X君:滚!

108

隐遁是有说法的。

那是我COS魍魉的时候,奕剑打击我:死心吧,你是不可能变成魍魉的。

于是我找X君PK,要求让她看看我的魍魉招式。我刚起了一个手势,X君马上打断我的吟唱,说:算了吧,返回神石是没用的。

我考虑了一下,问她,那么这样隐遁呢?

我直接点了退出游戏……

109

再上线的时候,X君发了一串省略号给我。

从此,只要我一提隐遁,她就抓狂。

110

九黎城易容术的那个NPC旁边有个柜子,柜子下方有个宝箱。

如果跳到宝箱上就可以跳到柜子上,跳到柜子上就很可能掉到柜子背后。

如果掉到柜子背后就会爬也爬不出来,动也动不了。所以当我卡在那里的时候,X君甚是幸灾乐祸,一边跑一边在当前频道吆喝:大家快来看,有人卡柜子后面了。

我在柜子后面无语凝噎——

我承认会卡在这个地方的我是很丢脸,可是在旁边刷屏的X君就不丢脸了么?

111

在柜子后面动弹不得,而X君一时半会也没歇手的打算。于是我群邮好友,问:“来不来九黎捉迷藏?”一串在线的人只有一个人回复我——任务?

我老实回答:不是。

于是连这唯一的一个也不理我了。

为什么他们连玩个游戏也要疲于任务?

112

奕剑60级的时候,特地跑来让我瞻仰。

于是我从善如流的膜拜了他。

最后,奕剑说,来,我给你看一个我最喜欢的表情吧!我心有灵犀的同时输入了一个表情。

只听见两声惨叫,我俩双双倒地。

大家相视一笑,莫逆于心。

113

2个50+的号和3个40+的号组队去刷古一副本。多次灭团之后,云麓团长开始考虑战术,他问:奕剑你加点是什么?

奕剑冷静的回答:全念。

然后整个频道清净了。

我们开始感到我们其实不够非主流。

114

我竭力劝说那位热衷砍树的魍魉和我们去做演武。他质疑:为什么你一定要做演武呢?

我苦口婆心:偶尔你也尝试一下主流的玩法吧。魍魉表现得甚不甘愿。

X君突然补充:因为不做演武就没有天宝声望。我点头:没有声宝声望就不能做宝鉴。

X君:不能做宝鉴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买不了材料做衣服。

于是魍魉欣然同往。

115

其实我们也尝试过用YY,那是我刚被拖下水的时候。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打字指挥,我看到了界面上的语音的按钮。

确认了两人都有麦克风之后,我们开始用语音联系。折腾了半天,电话响了。

“算了,还是打电话吧。”X君在手机那头说得异常云淡风轻。

116

所以我们到现在还是不会用YY。

117

密探是个典型的分多人傻速来的任务。

某日,三个纯BX刷副本的时候,BXmm问:密探的时间到了,去不去?

X君遗憾的说:我还是刷副本吧,密探太无聊了。BXmm一边动作麻利的退团,一边说:可是那个经验值高,技能点也不错。

X君凝视她远去的身影不语。

我在心里默默的把X君的台词补全:经验值就是那浮云啊。

我在心里默默的把我的吐槽补全:所以你玩了一年还是52级啊……

118

在我猛混经验值的时候,X君谆谆告诫:你这样玩,很快就会厌倦的。

于是我放慢了脚步。

于是有了这篇文。

119

游戏所吸引人的,从来就不是游戏本身,而是游戏里那些妙趣横生的人和事。

有的趣事可以拿出来逗大家一乐,

有的情谊不妨放在心里。

一个月过去,菜鸟依旧是菜鸟。

或许,有的时候,读别人的故事,不如发现自己身边的故事。

所以,最后,祝大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120

未完不续。

(这是我在其他网站上看到的笑话,感觉上很好笑,但是也能感受到玩游戏时的快乐)